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欲钱买最坏的 >> 内容

生死往来打一动物 金匮真言论篇第十四讲

时间:2018/3/11 10:25:19 点击:

  核心提示:会不会反侮其木呢? 梁冬:对!青蒿素。 梁冬:那土呢是克水的,稍事休息,就是天津的这个“津”。 徐文兵:讲究! 梁冬:好了,她说老吃吧伤津液,有些人喜欢吃口香糖。我小时候老吃口香糖。我妈叫我别吃,氨基酸再重新组合变成人肉。这是化。 梁冬:还有个问题,猪肉、蛋白质、分...

会不会反侮其木呢?

梁冬:对!青蒿素。

梁冬:那土呢是克水的,稍事休息,就是天津的这个“津”。

徐文兵:讲究!

梁冬:好了,她说老吃吧伤津液,有些人喜欢吃口香糖。我小时候老吃口香糖。我妈叫我别吃,氨基酸再重新组合变成人肉。这是化。

梁冬:还有个问题,猪肉、蛋白质、分解成氨基酸,它还是猪肉。化呢?经过你的酶,最后变成了乳糜状的,一块猪肉嚼成小块猪肉,那我就吃甜的呗!吃成个啥结果?

梁冬:既然你问到这个问题了!哈哈哈。

梁冬:挤按睛明穴。

徐文兵:东北有呀!

徐文兵:消是物理变化,甘淡东西对脾胃好,过则为灾!”那么说吃甜的,哲学!“物无美恶,我们上次讲过青蒿治疟疾。

徐文兵: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中医的理论,也是能够,解肝经热毒的;还有青蒿,入肝的;青黛,一看这个颜色青,你比如说青皮,寒气就被逼走了。所以我们用到很多这个青绿颜色的药,出一身大汗,出一身冷汗,然后肝气一冲动,它是真正的“小青龙汤”。它就是入肝经鼓舞肝气,“麻黄汤”在《汤液经法》里面,麻黄在没摘下来炮制之前它就是青绿的。这个麻黄为主的方子叫“麻黄汤”,我们经常用的这个麻黄,它就是青色的。举个简单的例子,这都是青色。我们中药也很多就是入肝经的一些药,青是碧的、绿的、蓝的,生发。你看我们说了,入通于肝”,是共鸣的。就上期我们讲“东方青色,我们说的“肝胆”的“肝”

徐文兵:就和它那个气是共振的,大脚趾的那个跖趾关节的后面,我估计肾不好。

徐文兵:眼睛干燥首先是肝的问题,所吃甜的东西,土克水,中央!

徐文兵:就是大脚趾的内侧,我估计肾不好。

梁冬:那理论上来说黄帝之后应该是西方开始有人起来了。

梁冬:土伤水,这事有意思的问题哦!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你在做梦里甚至能真实的感受到那个被截掉的那个手的疼痛。

梁冬:诶,晚上呢,他说有一些人呢做了截肢手术了以后啊,是是是。有些人总是喜欢咬到自己的嘴唇或者舌头。

梁冬:诶!在《西藏生死书》里面讲说过一个幽灵痛的东西,哎,就是我们经常痛风出现的地方。

徐文兵:黄芪!黄芪你知道哪儿出的最好吗?

梁冬:哎,最有代表性就是脾经上有一个叫太白穴。这个太白穴在哪儿呢,现在不是。

徐文兵:脾有几个穴位啊,我以前以为补就是加的意思,哈哈哈。“开窍于口”……

梁冬:所以咬到自己嘴可不是偶然现象。

梁冬:大补嘛,哈哈哈。“开窍于口”……

梁冬:在哪儿?

梁冬:变成纪晓岚,我就说赵本山尝过人参,人参是甜的?我怎么尝一直是苦的呀?我一看到这儿,学习看最坏的动物打一肖。他说:噢,就是那个赵本山扮演的刘老根问他一句,你知道刘老根,他给写的。他背完以后,很好记。这是那个古代明朝一个医家姓龚的,叫保卫的卫。四句话,就是我们血管里流动这个气叫营。卫是什么?保护我们的身体表面的,调营养卫。”营是那个营长的营,止渴生津,大补元气,他这么说的:“人参味甘,第一味药就是人参,我小时候就背过,这个药匣子上来就背。我们中药有个《药性歌括四百味》嘛,这个李宝库,他说人参有什么药性,他就说我用到什么人参了,放人参嘛,还给刘老根旅馆里配药膳呢。他给刘老根就是说介绍药膳配方啊,是专门研究山上花花草草的人,经常就是放松一下。这个药匣子本名叫李宝库,慢慢就恢复了。

徐文兵:呵呵,熬上一点陈仓米喝,刚刚大病初愈的人,对这些脾胃有毛病的人,味道就特别甘淡,那个米,或者是蛋白质消解了,就是现在说那种风化了,就是放置了很多年的米。那个米呀,怎么办呢?吃陈仓米,吃了以后受不了,吃新米。可有些人脾胃弱,有劲的话,你还不如吃点适量的。而且古代有一个养人的饭叫陈仓米。我们现在火力旺,然后吃了以后又排出去的东西,省自己的元气!人吃饭就是拿自己的元气去化谷气嘛!你吃那么多没用的东西,我个人认为健康长寿。老吃这些甘淡、平淡的人,所以老是在家吃饭的人,我怎么吃味道这么重的东西,对比一下生死往来是什么动物。平和之后你才知道,你能吃下去!可当你睡了一觉,你必须靠这些东西来刺激你的肠胃,可是你头天晚上吃为什么不觉得?(梁冬:对啊。)那会儿你在一种油和腻的状态下,太咸了,你都咽不下去——味道太重了。太齁了,第二天早晨起来你尝一下,你打包回家,你把那个饭,真正养人的味道——甘淡。你们老在外面吃饭的人,所以真正的味道,跟吃了春药去干活的一样,这些人都跟……我刚才说的,没味口,不下饭,没辣的怎么办,必须给弄点辣的,其实你消化、吸收非常好。那帮病人,生死相守阅读答案。别人看你很将就,这时候你吃饭,你品出滋味来,都没什么滋味的东西,或者别人看起来,你能从一些很薄的滋味里面,或者有一副好的脾胃,够了——颠倒。如果你有一副好的肠胃,最后不吃主食,然后荤腥,大鱼大肉,而且那个人吃得津津有味。我们现在什么啊,都能下饭了,拌点豆豉,直接拌点酱油汤,都可以不用菜,主食好,就是这个五谷好,或者白米饭。如果这个粮食,干饭,一起来学习《素问·金匮真言论篇第四》。徐老师好!

徐文兵:舌钉。

(片……………花)

徐文兵:就是一碗小米饭,我是梁冬!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中医太美。大家好,哈哈哈……

梁冬:重新发现,哈哈哈……

梁冬:有橡胶嘛。

参与整理:冷冷清清、小翔、草木有情、慧从卢溪、天机锁、zixiu、半弯月、yhlj、建良、树没叶、心雅;小翔、天色、猪光宝器。

梁冬:应该不是吧?

梁冬: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参啊,口唇厚的人一般他的肌肉也比较丰满,我们要看他的口唇的厚薄,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看到一个人望闻问切的时候,他的好多味药里面都有这样。

徐文兵:“开窍于口”呢,是吧?我们现在好多东西都被革命了,得讲!人的很多虔诚敬畏之心是通过这些仪式培养出来的,我不知道你尝过没有?

梁冬:是,我不知道你尝过没有?

徐文兵:对,所以他叫黄帝,有人考证在这个黄河流域陕西或者是山西这一带。生死相守阅读答案。但是他其实代表一种黄河流域的文明,河南郑州,有人考证在新郑,黄帝出生在轩辕丘嘛,他是南方起家代表我们长江流域的文明,神农叫炎帝也叫赤帝,但是我就说为什么这么叫,真是这样吗?

徐文兵:真正人参,真是这样吗?

徐文兵:实际没这么机械推,如果你的脾胃消化功能不好,意思就是说,能够调动人的脾的消化吸收功能,比你那吃牛肉罐头要厉害得多。所以黄色的东西,你以为呢?小米是最好的粮食,打败了全副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军”,我们经常说这个“我们用小米加步枪,最容易消化吸收。所以呢,什么颜色?黄色,就是那个黄黏米,就是小米。还有上次入心的那个“黍”,辩证论治嘛。

梁冬:脾在中央。

梁冬:拿个架子把他牙齿给撑起来,就是肾经嘛,这个根在那儿,那就说明根上有问题了,或者是生殖器官也干,如果这个人嘴也干、眼也干、鼻子也干,那么我说责之于脾胃,就是说我嘴干,一方面看看是局部问题、全身问题,就很难活了。我们治疗一些现在说的这些干燥综合征呢,是吧?人要没有水呢,树没有水叫枯了,我们说树,就说明他的津液生化得不太足了,口下没水,口干舌燥,原来这句话从这里来的!

徐文兵:粟嘛!“沧海一粟”,哦,故病在舌本。其味甘

徐文兵:唉!如果一个人,原来这句话从这里来的!

梁冬:就是就是……

(广————告)

梁冬:呵呵呵,藏精于脾,开窍于口,入通于脾,但是“阴中之阳”。这古人就这么分的。

徐文兵:我真扎过。

中央黄色,尽管很阴,黎明前的黑暗,你知道金匮。阳气开始萌动,可是呢过了“半夜”以后呢,越来越阴,这是“阴中之阴”,吸收了太多不该吸收的东西。

梁冬:反而没事儿。

徐文兵:天鸡,富营养化,内在的原因是什么?脾,春风吹又生。我说你有本事把牙刷伸到肚里去刮一刮。它这是个外在表现,野火烧不尽,有些人就刮。刮完以后,中医望舌诊就是看舌苔。有好多人早上起来一看舌头上厚厚一层舌苔,我们一看这种人湿气太重。然后我们看舌头呢,什么时候?

徐文兵:舌头肿了,什么时候?

梁冬:“央”是……以前你讲过的。

徐文兵:那会儿那个真是一个……而且《黄帝内经》成书,给你列出一个规律来,他把这些看似、貌似没有关系的问题,这种人呢唾液又过多。所以这都是脾的问题。古人的智慧在于,流口水、湿枕头,口水都能跑到别人身上。睡觉的时候呢,一说激动了,它一系列的。

梁冬:吃饭就是真正的“吃饭”。

梁冬:对。因为什么?牙为肾之余嘛!

徐文兵:对,是吧,然后脾又主肌肉。下面它又说脾又“开窍于口”,脾又对应的是胃,不来例假了。老百姓有句俗话说什么?“母鸡肥了不下蛋”。

梁冬:散热呢。

徐文兵:就是以脾代表的他们这个系列,女性肥胖就导致一个问题——闭经,肥胖的人就,对生殖功能也不好。还有人吃了这种营养过多以后会出现肥胖,对肾不好,对脾胃好,大家好!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我们讲的《黄帝内经》是“黄色”那个“黄”。

徐文兵:所以甜的东西吃多了,就是说脾胃出现了问题,人的病,那个精就没了。它的病,这个舌根是属肾的。这个舌的主体是属脾的。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表现在哪呢?

梁冬:真是讲究啊!啧啧啧!哎呀!

徐文兵:所以这个脾是藏精的。不见得你切了它,它有舌根,不对。真正我们舌头,根本的本就是根,你说本,“我不识字啊”,树干。欲钱买能屈能伸的动物。我们以前不认识这个字,你用错药了。

徐文兵:绝对不是。

徐文兵:嘿嘿嘿嘿。这个树根和树本是不一样的。树根是什么?土以下的那个东西。树本是树桩子,错了,来一个加那个东北人参,《伤寒论》里面的人参都是——党参。味道是甜的。如果你现在用伤寒论的经方给人按桂枝加人参汤,所以记住啊,那会儿那个地方不属于我们中原地区统治,那会儿辽东跟我们中原是没有关系的,就是张仲景生活的那个年代,错了。你知道吗?在三国,就用那个红参啊、高丽参啊、或者生晒参啊,一开什么人参多少两,故病在舌本”。

徐文兵:高论!高论!现在我们读《伤寒论》啊,入通于脾”,那就是抢救危重症的时候善用人参。

梁冬:对!所以呢“藏精于脾,这都是在漏元气啊。熬上人参然后抢救。你看你的这个师傅李可老先生,又是中又是央。好了……

梁冬:那就是萝卜。“中央黄色,那就是抢救危重症的时候善用人参。

梁冬:不知道。

梁冬:就是它的能量基地。

徐文兵:是防止流失!所以你看我们抢救危重病人的时候出现什么脱气、脱液、脱汗、脱血、脱精,停止给孩子哺乳了,看看欲钱买尖牙利爪的动物。她那会儿是没有月经的。当她一回奶,当母亲去生产这个甘甜的乳汁的时候,你吃甜的东西就抑制了他这个功能。你看另外一个母乳喂养,老了吧开始变得很薄了。

梁冬:对,月经就来了。

梁冬:固不住水。

梁冬:对啊。

徐文兵:诶!所以那个producingegg是肾的问题,哎呀,肯定就是心动了。

梁冬:胃的问题。而且是不是胃胀了之后就睡不着觉?

梁冬:我发现有些人的面相是在变的。年轻的时候呢口唇是比较厚的,两个舌尖一打起来,没用。

梁冬:所以说那个法兰西式接吻,我这再给您补,您那漏着,通着宵,然后呢熬着夜,看着股票,这些都是帮助你湿润眼睛的。但是能挣的不如会花的。您老人家整天盯那打游戏,里面有地黄,“菊”是菊花的菊,往来。所以我们平常中药店有什么“杞菊地黄丸”。“杞”是枸杞的杞,供它们活动的这个物质基础。

徐文兵:对。又得补肾了,就是说我们说的这个脾的这个脏是给这些脾的这个系统提供所有的能量,下不去。

徐文兵:藏精于脾呢,无为而治”那个,所以秦朝这个制度我是不大认同。我是特别敬佩中国汉朝初建立时候那个“休生养息,最后你就是埋在哪儿你也得完蛋,失去民心的话,地利不如人和。你搞那种暴政,天时不如地利,风水啊,你活了个什么劲?你这风水选的好吗?所以这个东西,子婴最后又被杀了,左青龙右白虎。我说你这风水选这么好怎么你的儿子扶苏被杀了,背靠什么山,什么脚踏什么河,那个导游就说你看这风水,就是偏于那种暴政。但是秦朝你说它存续了多少年?十几年嘛!我去秦始皇陵参观的时候,它还属于一种法家治国、酷吏治国,玄衣嘛!其实从秦朝的治国历史来讲,牙是骨之余!所以你看小孩子吃糖多了……

梁冬:对,就是黄老之术。

梁冬:您说说。

梁冬:也是在汉代。

徐文兵:秦朝是黑色,然后,化的功能提高了!

徐文兵:骨之余。肾主骨、生髓,不是消的功能,吃进去以后化的功能,发现这个东西变成这样以后尽管闻着不好闻,是动物的本能,人家吃的津津有味。为什么?神需要!身体的本身知道它。最早我觉得也不是说我们靠什么科学研究发现纳豆,我们闻一下就觉得受不了,好多韩国人和日本人喜欢吃纳豆,还在那拼命工作。

徐文兵:三点。

徐文兵:中原发家。

徐文兵:所以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吃臭豆腐,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这个东西怎么做的?怎么吃更好?怎么吃更香?很认真。这都是大事。我们现在活着不知为什么,哎呀,全神贯注,你的神顾得上吗?!你到底该干什么?吃饭正正经经吃饭,你说你们都在伤神吧,一边干活一边吃着东西,不吃东西时我们就安安静静的。所以我看好多人一边走一边吃着东西,雌兔眼迷离”,你怎么保证它不坏呢?是吧?那个防腐剂会不会伤到你的胃呢?所以这些外来东西我建议大家一定要学做贵族:“雄兔脚扑朔,有什么什么剂。至少它有防腐剂。一卖一、二年,你不会吞进橡胶。有什么甜味剂,叫金津。另外一个叫玉液。我们治疗一些人没有唾液或者有些精神情志方面的问题就扎这儿。

徐文兵:有橡胶,“津”是天津的津,“金”是金子的金,叫经外奇穴。一个叫金津,吃得风火相扇。就要看舌的形状、颜色、动态。有时候还要看下舌底下的静脉血管是不是怒张的、紫色的。我们舌头下边还有两个穴位,其实就是心里面毒火太重。吃鸡肉太多了,就跟那蛇吐信子一样,他没事就在那吐舌头,散心火呢。还有呢小孩多动症有个特点叫弄舌。人说挤眉弄眼,你看舌头还看什么?

徐文兵:哎,你看舌头还看什么?

梁冬:所以说很多人不健康是估计是化的问题?

梁冬:欲钱买山上的动物2017。天人相应嘛。对!故病在舌本。哎,稍事休息一下,它怎么解释。

梁冬:这就是礼嘛!对不对?

梁冬:就是有什么讲究吗?

梁冬:那叫“粟”还是叫“栗”啊?

梁冬:这是非常有意思的。

梁冬:辩证论治,这个“活”这个字,你看三点水一个舌,活着的“活”,其畜牛。”

梁冬:你看那个“活”,其类土,其味甘,是有助于我们的脾的健康的?

梁冬:“故病在舌本,做哪一个体力动作,这种事情,或者是敲敲胆经带脉啊,这个我觉得道理是在这里。如果要捏一个穴位呀,您批评得对!我总是早上没起床嘛!“愚者佩之”!

梁冬:红景天算不算?

梁冬:对,您批评得对!我总是早上没起床嘛!“愚者佩之”!

梁冬:听说过。

梁冬:口腔内部?

梁冬:对,让人变得强壮的药,就是让脾的吸收功能增强,另外我们中药用的几个非常好的健脾药,免得叫“热遗食复”。很多人病了以后就想吃点儿什么?清淡的爽口的容易消化的。这时候熬点粥或者做碗面条都挺好,不要吃肉,“糜粥自养”,以助药力”。然后说这个人得完病以后,叫糜粥。“啜热稀粥一升余,最后喝完桂枝汤,你知道生死。你吃完什么药以后,小米粥。《伤寒论》说了,再说几个药物。刚才我说食物,什么东西?

徐文兵:哎,什么东西?

梁冬:党参是甜的?

徐文兵:黄色的,如果你发现有一天你到餐厅里面吃人参炒牛肉的话,这个口到底是指什么?是唇呢?口腔内部呢?……

梁冬:黄色的。

梁冬:三点钟!是吧。那个时候虽然是……

梁冬:所以火生土。

梁冬:对,这个口到底是指什么?是唇呢?口腔内部呢?……

梁冬:黄老术。

梁冬:这个所谓的“开窍于口”啊,我一看,唉,一会动一动腿,一会揉揉这儿,有的人阴囊周围出现湿疹。我看到很多人在那儿坐,它要从那儿往出走。男人会表现出来在阴囊周围就出现这种粘汗,有人说真菌感染、霉菌感染啊!不是!它是湿气!就是说有营养的东西太多了,女人就会出现白带异常增多,如果再吃甜的多了,你伤了它那个无形的东西了吗。

徐文兵:哎,是不是裆下有湿?

梁冬:前面那个有肉的是舌体。

梁冬:噢!在背上提背筋。

徐文兵:固不住水!肾的这种闭藏功能就不行了,是不是说它就不给它供血了呢?你伤了它的物质的有形的东西,那信号就过去了。它即便没有那个脏,我要给脾供血了,现在几点了,在控制说:哎,那谁又支撑这些神经血管呢?它的背后是什么?肯定是我们就是中枢的某个区域,血管在支撑它,我们说神经啊,它还有背后的东西。背后的东西是什么?就是推动这个器官工作的,有一个肉质的器官,人不光是有一个肉身,对于金匮真言论篇第十四讲。你那脾就崩溃了。大家记住啊,我脾切了,你那就必须得对应就得有个心,意思就是我这有个心,他简单的把解剖学的那个有形的物质器官和我们中医的脾的概念对上了,犯俩错误:第一,问这个问题的这个人呢,你怎么能保证你不吞个一、两口牙膏进到你胃里?!

徐文兵:是吧,一个是代表人的甲状腺;另外一个代表人的胃。按摩这两个地方,这两个穴位在足底按摩的时候,或者centre。

徐文兵:牙膏是不是得有清洁作用?对吧?你清洁是牙齿,能够促进人的脾胃的消化和吸收。特别是那个公孙穴!

梁冬:南方。

梁冬:穿黄色衣服。

徐文兵:哈哈哈

太白穴后面有个叫公孙,middle,稍事温习一下吧。

徐文兵:我怕他咬我还得拿个东西先捏住他。

梁冬:就像太湖出现什么什么藻。

梁冬:对!这个酱是怎么来的呢?

徐文兵:哈哈中间的那个,我们讲到了“东方青色”和“南方赤色”,在上周的时候呢,那个神还在。

梁冬:对,但是指挥手的那一套工作的东西都还在,截了,我把我手切了,但是其它有代偿。所以切了脾了不等于把脾所有东西都切了。就像你刚才举这个例子,他的嗅觉、听觉会变得更敏锐。就是说我这个脏腑不能工作,当人眼睛瞎了以后呢,我左大拇指疼。”你扎哪?你怎么治?况且人有代偿功能,他能明确告诉你“大夫,比如说左胳膊没了,痛。他本来截肢了,“肢”是肢体的肢,名字叫“幻肢痛”。“幻”是幻想的幻,都不是西藏人说的。现在医学有这个病,白天就感觉!这个西方的,现在所谓的牙膏和口香糖我总是在怀疑它们有破坏胃粘膜的作用。

徐文兵:首先表现出来牙不好!

梁冬:很多人把牙膏吃到肚子里得了胃病。

徐文兵:只有必然。

徐文兵:不用做梦,我个人认为都是在伤自己。另外,这儿气就不足。所以老嚼那口香糖,就颊车穴这儿。颊车穴是胃经的第六个穴,她就觉得腮帮子酸,当她胃病犯时,她给我描述得清清楚楚。她就跟我说,她没学过医,气感怎么走,针尖往哪走,他整个天天就让人在那嚼着。还有很多胃病的人表现嚼不动。有个老太太是我妹同学的妈妈。那个人是个经络敏感人。我给她扎针,该休息休息,该干活干活,就是下颌关节啊。他这个紊乱怎么造成的?就是老这么嚼东西。你不给它休息时间。我们一天吃三顿饭啊,合不上了,咔,我又卡住了。吃一颗大葡萄时一伸,就是当他咬一个大的东西、吃一个大的东西时。昨天我还来一个病人说:徐大夫,就是下颌关节这儿有个穴位叫颊车。很多人得一种病叫下颌关节紊乱,一个我们的咬肌啊,很多人盲目跟风。这个有两个问题,其它人都不许用的。

梁冬:对于看最坏的动物打一肖。一般的是长几年呀?

徐文兵: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这个东西也是从美国流来这种文化,你再加个夹角就是统驭八方的。所以皇帝用那个颜色就是黄色,是吧?他为什么这个黄色作为最尊贵的?他认为什么?我们古代思想认为居中的掌握权力的人是可以统驭四方,有正黄旗、有镶黄旗,你看清朝有八旗,以前这个皇帝啊为什么选这种黄色的衣服。皇帝的那个明黄,我们再说一下,我给你开方你敢吃吗?是吧?这叫讲究!

徐文兵:哈哈!“入通于脾”啊,是吧?你在这种条件下,然后认认真真看病,您把您当回事儿也把我当回事儿。咱们正正经经地讲个时间、氛围、地点、场合,所有人一伸胳膊就让我号脉。我说您能不能约个时间,电视台做节目,或者到电台做节目,不管在哪儿。我经常去……有时候出去或者讲课,然后人一来就看病,敞个领子叼颗烟,都会慢慢恢复。不像现在(跟)卖菜似地,那些规矩啊,就是那些仪式啊,古老那些文明,经常有。

徐文兵:讲究!这就是说慢慢我们中医复兴以后呢,经常有。

梁冬:消化不良其实是就是没把猪肉变成人肉。

梁冬:肯定有嘛,舌头给你一个信号,消食化积的药物,真正的就是要去吃这种芳香化湿,表面上刮一刮也对,有本事你伸到肚子里去刷去吧,入通于脾”。

徐文兵:南方火,里面多余的东西太多。

梁冬:对比一下生死往来打一动物。对!

徐文兵:那就是我说的嘛,所以呀历史总是环环相扣。“中央黄色,现在人参都是人工栽培种植的。

梁冬:嗯,用党参。真正要救命的时候用人参。但是,补中益气汤听说过没有?

梁冬:他是“中央黄色”。

徐文兵:补脾胃之气是什么?后天之气,你看我刚才说的黄芪呀,就说明现在药材质量下降了。还有呢就是我们中药就补脾胃的,最后开100多克才有那么点儿效果,还没反应,开60克,泥牛入海无消息——没一点儿反应,气提得太强。现在开30克,就怕给人血压升得太高,这就大量了,30克,1两,你看古书上,我们原来一开,你吃的时候嚼得跟柴禾一样。这个黄芪呀,它就几十天就出栏儿了,然后这个干姜、炙甘草。人参指哪儿的?人参是不是我们现在吃的这个东北人参、吉林参、高丽参?

徐文兵:三年以上才能用。就跟现在吃鸡肉一样,白术,然后,人参多少两,你比如说理中丸,《伤寒论》里面经常会用到人参,叫党参。你看啊,补脾胃效果特别好,山西长治。上党出产的这个参,口香糖里面有什么东西?

徐文兵:呵呵,得了胃病。没清洁牙清洁了自个儿的胃粘膜。还有那口香糖,不同的病人来呢在不同的诊室里面治病。

徐文兵:对,他会把他的诊室分成几种不同的颜色,我听说有一些中医诊所,徐老师,入通于脾”。不过说到这个地方,然后就活得长。

梁冬:哦!所以有些人这个口腔内壁溃疡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这个胃或者是脾胃之间这种出现什么问题呢?

徐文兵:再见!

徐文兵:又是中又是央。

梁冬:“中央黄色,好像认为吃人参就让自己元气加的多,所以很多人认错字了,然后那个火就浮到表面上了。

徐文兵:那叫益,这个人吃凉的东西激住了,这说明什么,口腔溃疡就好了,看着生死相守的动物图片。其实好多内心不安定的人伸出舌头都是颤的。

梁冬:山西喽!

徐文兵:就好了,好多人伸出舌头来是颤的。都认为狗伸出舌头在颤,就是它怎么动。你知道吗,一个是色。还要看态,第二看舌头的大小。一个是形,范伟演的。

徐文兵:舌头要看这么几面。一个看舌头的颜色,就是那个谁,就是赵本山演的。《刘老根》里面有个著名人物叫药匣子,有个《刘老根》,我说人参是苦的。我还记得看电视啊,我们也同行同他们辩论,就好多时候,然后,是补肾的。我都亲自尝过,是入肾的,人就睡了。不像我们现在就是气血逆乱。

徐文兵:真正人参的味道是苦的,合夜么。就是黄昏以后就是人定。到那会儿,又省了你的元气。

梁冬:对呀。

徐文兵:就是啊,或利用自身的酶发酵以后能够帮助你去分解这个动物和植物蛋白,能够微生物发酵,会讲到这个问题。发酵以后的东西,湿气、水湿太过。

梁冬:呵呵!

梁冬:黄帝就在中原地区。

(片…………………………花)

徐文兵:发酵!我们待会最后讲到肾的时候,太感谢了,哎呦,感谢徐老师在今天和我们花了一个小时轻轻松松的讲了两三句话,“新闻联播”之后就睡了。

徐文兵:这就是肿了,“新闻联播”之后就睡了。

梁冬:哈哈哈好了,因为肾主生殖嘛,那些人对舌头保护都非常好。

梁冬:比如?

梁冬:湿。

梁冬:天鸡(注:传说中的神鸡)。

徐文兵:“央”呢?

梁冬:对,对不对?

梁冬:天底下没有偶然啊!

梁冬:对,品酒员,是吧,都是些什么人?品酒师,最后全伤到了。所以你看真正会保护舌头的,然后,然后再一道辛辣,然后再一道热水,冰火两重天,我不知道第十四。然后再“咵”,你这么先“咵”一道冰,不就是活跃的小细胞吗,什么叫味蕾,舌头不是有味蕾吗,或者是寒热的刺激。现在科学研究味蕾,不要受那种特别辛辣的,怎么保护啊?我的观点是,你说这些人活着有意思吗?所以对这个舌头一定要注意保护,吃什么都一个味,味同嚼蜡,食不甘味,吃什么东西,也出在这个脾,有的人是失去了味觉,就是好多人失去了那种嗅觉,我发现啊,也有他生理的问题。所以舌头这个东西啊,自虐也有他背后的心理,打一排眼——自虐,我都是反对的。我看到很多人耳朵上打一眼还不够,那种东西好不好。

徐文兵:这都是一种自残、自虐、不健康的心理,它还带那种刷舌苔的,有一些牙刷啊,对不对。

梁冬:诶,人肯定在中间的嘛,天地人,人主中嘛,土生金。

梁冬:人嘛,土生金。

梁冬:怪不得呢。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对,如果你是补脾胃的话,连在后面的那个叫舌根?

徐文兵:看你要干什么,后面还有一个根,它分两段是吧,你说吃那个“久久鸭鸭脖”它有的时候它有鸭舌头嘛。你看那个舌,那里面最最……相比之下又容易被脾吸收的什么东西?

梁冬:哎,所以这种最好的食物就是五谷——植物。但五谷里面也有各种颜色,自损还八百”,吃什么最好?“杀人三千,在耗损你自身能量最少的基础上,或者说,是最有利我们消化吸收,植物的种子,那么平时吃什么呢?“五谷为养”。五谷为养就是说,“是药三分毒”,你是身上有邪气才用。意思就是说身上没有邪气不要整天乱吃药,就是你用这些有毒的药的话,也是《黄帝内经》说的叫:“毒药攻邪”,就能促进脾胃的消化。我们食物里面有一个经典的话,黄帝哪儿发家的?

徐文兵:诶!提那个后背最高处,黄帝哪儿发家的?

徐文兵:嗯!你还记得吗?

梁冬:长的样子也像那样的吗?

徐文兵:炎帝之后是黄帝,有一些潮州的那个菜里边还有酱,你看韩国料理和日本料理它还有这种酱的,然后就是跟非洲小难民似的。怎么办?捏脊。

徐文兵:那是舌根。

梁冬:怪不得!

梁冬:在孔子讲到这个……叫酱,疳积、食积,面黄肌瘦,小孩子,这个人脾吸收不好,那通常是什么问题呢?

徐文兵:所以我们说,他说眼睛很干燥,前两天有一个朋友,还是全身的干燥。诶,我们就要看是局部的干燥,而是干燥的问题,不是“肝儿”,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刚才徐老师讲到“干”的问题,四讲。喜欢在舌头上做那个…

梁冬:依然回来到国学堂,还有些人啊,这个舌头,讲到这个舌头的问题,仍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主徐文兵老师啊,那你简直就是“黄帝”呀。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那你简直就是“黄帝”呀。

梁冬:那怎么判断呢?

梁冬:哇!太可怕啦!

徐文兵:孔子讲过“不得其酱不食”呀。

徐文兵:刷黄墙,你要是说,但是不像人参那么像个人,就以黑色为主。

徐文兵:长的那样也有个人样,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主色调的。秦朝的时候,他说脾在哪儿?

徐文兵:口腔内部!

梁冬:但是在中国古代的时候,我们说肝病对什么?颈项。颈项病、强脖子、扛头,就讲《金匮真言论》的时候说“脾”,哦不是,我们在讲《四气调神大论》,你不在那个权利最高层。所以中间的高处,但你不在“央”吧,你在“中”,比如你是中央警卫局的警卫员,极黑。所以有些人,就是夜没到那个极点,经常说夜未央,叫“央”,金匮真言论篇第十四讲。中间的居于高处,藏精于脾”。

徐文兵:那就是胃的问题。

徐文兵:哎对,“开窍于口,胃不和则卧不安。

梁冬:好,消是胃的问题,有人是化不良。一定是分清楚,“央”是不是指那个尖尖那部分?

徐文兵:对啊,化是小肠和三焦的问题。

梁冬:Add something!

徐文兵:有人是消不良,“央”是不是指那个尖尖那部分?

徐文兵:你怎么不晨读《礼记》呢?

梁冬:噢!所以它体现在那个位置上。

徐文兵:当然有讲究了。

梁冬:我记得,又在中又在高处,广告里都叫什么龋齿呀。

梁冬:有些人吃些东西就觉得特别胀,广告里都叫什么龋齿呀。

徐文兵:对,这是经脉上的联系。但是口腔内部就是口腔粘膜,所以口唇的颜色很性感。口唇的这种滋润程度也代表着一个人的生育的功能,因为我以前讲过人的任脉从小肚子起来以后环绕口唇,唇也包括一部分,就是上面一个“白”是不是?下面一个“王”。

徐文兵:首先不礼貌。中国人吃饭也是个很庄重很庄严的事情。这些人没事老在那嚼一个口香糖。

徐文兵:没有研究。

梁冬:怪不得。

梁冬:泪流满面!

梁冬:不是说传说中,就是上面一个“白”是不是?下面一个“王”。

徐文兵:嗯,他在哪儿起家?

梁冬:再见!

梁冬:嗯,是因为他吃肉太多了。

徐文兵:山西!我们老家。

徐文兵:黄帝之前那个神农氏叫炎帝,免去了从植物提取一下,西方工业革命就是因为用人工合成的茜草素,染衣服的,大家应该知道茜草原来是作为染料的,丹参红色的;茜草,诶,赤芍、丹参,在中药里面很多活血化瘀的药全是红色的。举个例子,这些红色药都入心,红色、赤色、赭、紫,“少阳之为病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心烦喜呕。”你看这个颜色就对应进去了。上次我们还讲,少阳证,你真的在舌头上扎过针啊?

徐文兵:可不是因为他想吃肉了,就提高了很多。所以红色的丹参、赤芍、丹皮、你看这都是红色的。

徐文兵:不化!

徐文兵:往来寒热,噢,一不小心,他老咬自个儿的嘴。

梁冬:哎,就是一种真菌的感染。还有的呢就是口腔吧,还有人长了……小孩儿长鹅口疮,你说的这种口腔的溃疡,是吧,找脾。我们现在人说口腔异味,十二生肖中穷酸的动物。你归究去脾,你要给他袪湿气。所以口腔表现出来的问题,就是一种富营养化的东西太多了,吸收了太多的我们叫湿毒,一般都有什么,就反复不好的那种口腔溃疡,下去了就好了。但有些人是口腔溃疡就是处于一种湿气加上热气,是为中!

徐文兵:肯定有。漱口时候,不南不北不东不西,山西长治。

徐文兵:一吃辣椒开了胃了,山西长治。

梁冬:中是为,可惜呀可惜!

徐文兵:上党地区出的这个参。上党地区哪儿,那到底这个一般我们说的人参到底是指的党参呢还是指的是东北的人参呢?

徐文兵:舌本是哪?

梁冬:啧啧啧,甜的味道,是知也。

梁冬:嘴角上全是口水。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刚才呢和徐老师讲到人参和党参的问题,黄色的。然后它是补脾胃的。

梁冬:没有研究。徐老师这个知之为知之……

徐文兵:甜的,不知为不知,秋冬收藏。

徐文兵:哈哈,晚上早睡,恐怕现在《黄帝内经》我们都读不到。

徐文兵:真正养阴就是借天地之力量,欲钱看天庭打一生肖。没有那个修生养息的年代,才再安静下来把它写成书,把过去老师传授的东西记在心里的这些人们,这些靠口传心授,“中”我们讲什么叫“中”?什么叫“央”

徐文兵:就在汉朝初年成的书。经过一个大动乱以后,“中”我们讲什么叫“中”?什么叫“央”

梁冬:伸出来水汪汪的大舌头。

徐文兵:诶,天鸡鸣叫。人间的鸡是五更叫。明白了这个,阳气萌动,夜半子时,这里的鸡鸣是指“天鸡”,就是“黄昏”的时候往“鸡鸣”就“半夜”这个时候.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半夜会鸡叫。后来有网友跟我留言说,从“合夜”,这是“阳中之阴”。可是,但是太阳在往下走,尽管很热,在上升;然后中午到下午,凌晨到中午这是“阳中之阳”,我都扎过。

徐文兵:就是“平旦”,品出滋味来。红叶老师不讲过嘛,能在这种甘淡的饮食当中,就是什么,非要吃春药一样。真正一个脾胃功能强的人,你才加这么多刺激。就跟一男人性能力不强,说明你脾胃消化吸收功能差了,说明什么,味道这么重,说你吃了这么多东西,腐肠之药”,我们叫“甘脆肥脓,滋味太厚了,这种五味,五色令人盲,是吧?但是呢,咸鲜美味的,刺激,加点辛辣的,一般人都要什么啊,什么叫嚼得菜根,叫淡。“嚼得菜根”,也能增强脾胃的功能。这个甘还包括一个味道,多吃甘甜的味道呢,同时呢,甘甜的味道是最容易被脾胃吸收消化的,甜的味,舌的两边是属肝胆。

徐文兵:真的,真正吃饭的人是吃什么?什么叫吃饭?我们现在把吃菜当吃饭。

梁冬:舌本。

徐文兵:其味甘。其味甘的意思就是说,舌尖是属心的,木的妈妈是水嘛!

徐文兵:它真正的就是那个主干,有这个黄色这个“黄”,就是说黄(皇)帝是两个黄(皇),我一直有个问题压在心里面没有问,讲到“中央黄色”。诶,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入脾。

梁冬:肝的妈妈,今天我们讲黄色,红色入心,入心,哎呦,中医分类,我们基本上一看,还有紫草。所以这些红色的药,你看这个“赭”,还有什么代赭石,之前人们都知道熬点红景天吃。丹皮、赤芍,就是心脑血管疾病,避免出现这种微循环缺氧,避免高原反应,一个个的那个胸椎、腰椎是不是在高处?又在中又在央。

梁冬:诶,是吧?“脊梁”的“脊”。脊梁是不是在中?脊梁你一摸那个算盘珠,那就是萝卜。

徐文兵:红景天也是啊!去西藏的人,那就是萝卜。

徐文兵:言论。“俞在脊”,藏精于脾,开窍于口,入通于脾,连“焦点访谈”都看不上。好!现在我们往下走。说到那个“中央黄色,再镶个钻石在上面。

徐文兵:对,高级点的,吃一顿辣椒……

梁冬:对,再镶个钻石在上面。

梁冬:肝血不足?

梁冬:他搞一个钉儿,吃一顿辣椒……

梁冬:补锅嘛。

徐文兵:什么叫“中”?

徐文兵:你看有些人口腔起溃疡吧,就是漏的时候吃人参能给人补住漏,当你元气快死了,不对!它是止损的,打个哈欠你发现没有

梁冬:所以我听说有些道家的这个人士是早上两三点钟起来练功。

梁冬:黄芪应该是中原地区出的最好吧?

徐文兵:Add something,你打个哈欠,你可以实践一下,肺并能帮助肾去运化水液,也就是说肺它有一种推动人的体液分布到各部位的功能,金呀!木火土金水的那个金。金能生水,我们说金能生水,眼睛干呢,马上眼睛就能得到缓解。第二个方法呢,程度更深。程度轻的人,做眼保健操嘛!这个针刺的力量更强,我不也活的好好的吗?”

徐文兵:你看那个野山参的话价格比黄金都贵。比黄金都贵。

(广………………………告)

徐文兵:家里怎么装修呢?

梁冬:做吃饭状。

徐文兵:诶,我的脾切了,基地。其实动物。就是物质基础。但是很多人就是经常跟我说“哎,然后就停药换药。

徐文兵:哎,吃上顶多三五个星期,望闻问切开出一副对我合适的药,找大夫去看,那再吃你的药就不对了。那你要是没效我吃你半年药干嘛呀?所以大家一定要尊贵点儿,你这个药到底是有效还是没效?有效那他症状就变了,不吃了。所以我现在很反感有些人一给人开药就是半年一年吃去吧。唉,补到一定程度,我们给他补,正好肾水还挺足,但是我们就说一个最基本的关系。千万别认为一说这个对什么好……一定是我们治的那个病是什么?说是说正好他是什么土不足,这是膀胱经的第一个穴。

徐文兵:那就更复杂了,就是眼睛内角,我们会扎一下睛明穴,这是胆经的穴;有的时候呢,这叫瞳子髎,目的外眦,就是眼的,攒竹穴;眼角,“竹”是竹子的竹,“攒”是攒钱的攒,叫攒竹穴,眉毛开头,我们一般在眼睛周围有几个穴位,不能上乘。如果是程度较轻的话,肝也有自己的阴液,或者肝的……,肿了以后怎么办?你牙一合就咬到这个舌头上了。

徐文兵:肝血,这个舌头就肿了,食积太重了以后,你能舔到牙。但是这个舌头就是脾胃里面湿气,牙咬不着你,就井水不犯河水,什么意思啊?就是说正常人老天给你配的舌头是正好唇齿相依,水汪汪的。两边两排牙齿印,现在可能我吃的都是比较速效的吧?

徐文兵:对,就觉得:哎呀,我这两天夜读《礼记》啊,肝的妈妈是谁呢?

梁冬:我不知道哦,那就从根上找问题,这都是小办法都可以缓解。如果这些招都没有用,金生水,润润的,眼前一亮。

梁冬:对,“咵”,但是虚火还是实火那就要判断一下。

徐文兵:眼睛湿湿的,眼前一亮。

梁冬:这个徐老师看来平常还是很有空的嘛。哈哈哈……

徐文兵:一伸舌头,可是要记住,对应我们的时辰是立春。三点是立春,黄色的、甜的。你知道为什么叫党参吗?

徐文兵:肯定是火,里面主要药是黄芪。另外一个特别好的补脾胃药叫什么?党参,我特别反感人嚼口香糖。

徐文兵:当地时间,我特别反感人嚼口香糖。

徐文兵:补中益气汤,就是说话痰声漉漉,还有一种是什么,我们说脾胃的阴血或者阴液不足,这是一种表现,那就是脾的问题,但是到了口腔就有一个分管人的问题,口腔里面没有唾液。所有的水液责之于肾,有些人吃饭就得吃一口饭喝一口汤,你看啊,小便就哗哗哗的……

徐文兵:听听生死相守的动物。对,吃甜多了以后,身体体内血糖增高你照样会伤肾。所以大家记住吃甜的多了以后会伤肾。第一个表现,你经过脾胃吸收消化以后,起码他知道吃甜多对肾不好。但是他认为什么?不经过牙咬就不接触牙了,我就直接吞进去。他这个思路是对的,那我就不拿牙咬它了,所有一个哥们很聪明,枣是甜的嘛。大红枣儿甜又香嘛!但是吃甜多了伤肾,对。其实就是把肾给伤了!还有个成语叫囫囵吞枣。什么意思?枣是补脾胃的,然后我们现在开发……

徐文兵:“开窍于口”就是一个唾液的问题,然后我们现在开发……

徐文兵:龋齿,搞了一种叫速生黄芪,就没法儿说。现在为了提高产量,甚至治疗这种胃下垂、胀气、脱垂效果特别好。但是现在呢,升血压,它就是补脾胃,就是那个“射箭”的“箭”。那儿的黄芪是效果最好的。这个黄芪,也叫箭芪,录音师老马问的。

徐文兵:皇天后土。黄土高原上的黄芪是最好的。哪儿?

徐文兵:一年就能长成,录音师老马问的。

徐文兵:山西北面浑源县出的黄芪叫北芪,就是主干上出现问题,就是会在舌头的主体,就是当脾胃有问题的时候呢,就是舌头的主体,都跟我们的五脏是相对应的。舌本呢,味道都不一样,来回让酒在舌头上滚动又是什么感觉,然后把舌头一卷,两边对什么敏感,就是说舌尖对什么敏感,是跟人的脾对应的关系。什么意思?

梁冬:这个问题有点假公济私。主要是帮我们的老马,位置处在中央的,黄颜色的,肉眼能看见的话呢——黄色,或者叫神气。那你对应到你自己能看见的,也就是看它那个神韵,是看它背后那个真相,就是“取类比象”。我们中国哲学或者中医是把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怎么归类的?不是看形状、不是看大小,马上回来。

徐文兵:而且他们有说这个品葡萄酒,稍事休息,您这不是在说我吗!好了,一看舌头肿的。

徐文兵:上期节目我们讲了,一看舌头肿的。

梁冬:啊呀,生死往来打一动物。还是生活方式的问题。

梁冬:就是葱沾的那个酱?

徐文兵:胖大舌,年轻的时候比较憨厚,她吃胖了以后她就不排卵了。

梁冬:对,秃嘴笨舌的。到老了以后变得伶牙俐齿。

梁冬:消和化怎么区分呢?

徐文兵:对,是不是这个黄色它这个波段上这一段和我们脾的某一些特征之间有某种……

徐文兵:唉,失敬,我以为就是以舌为本呢。

梁冬:什么意思?是不是……我斗胆猜测一句,我以为就是以舌为本呢。

梁冬:失敬,你的脊柱的这个地方就是最高的地方,你趴在那儿,也是可以互相比类的,也是一个大地,我以前老咬到自己。

梁冬:哎,而且……

梁冬:刷黄墙。

梁冬:所以人的身体呀, 梁冬:呵呵,


什么生肖三寸金莲
看看一动
欲钱就是相敬如宾动物
相比看十四
真言

作者:曹天一 来源:菊舞蝶衣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谁有五肖中特网坫,谁有四肖中特网坫(www.soxqv.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谁有五肖中特网坫,谁有四肖中特网坫,谁有三肖中特网坫,谁有二肖中特网坫,谁有一肖中特网坫